束縛.2 (團酷)

前言:補充一句,大部份的代名詞"他"都是指酷拉皮卡。

   本文以酷拉皮卡視角為主。(但也有例外的情況…)

   男人=團;男子=酷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正文:

把〝這個〞就此還給他的話,就再也沒有留在這裡的理由了吧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日落昏暮,一片橙紅染透整道地平線,如果不是晴空的話,大概看不到這麼廣闊的曙暮光,太陽正悄然落下。

他感覺到自己的〝氣〞已經逐漸回復正常的步調,然而正當他打算運用〝姆指痊癒鎖鏈〞之際,他耳邊傳來一陣男人的聲音中止了他的行動。

「你終於醒來了,有夢到什麼嗎?」

他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猛然轉頭過去,映入眼簾的是那個黑髮男人。

那個男人正背向著他站在門邊,似乎正在對門施一道新的〝念〞,他看不清對方的面孔,只是隱約見到在那純黑短髮下白色的繃帶,以及那雙深藍得像黑的耳環。

「屬於我的東西,它被你藏在哪裡?」現在還是族人的眼睛最為重要,金髮的他這樣告訴自己。

黑髮的男人微微垂低頭,雖然只是個相當細微不過的動作,但金髮的男子還是注意到了。

「如果你真是這麼珍惜它的話,就不會讓人如此有機可乘了。你是想要得到救贖嗎?」

「…!」他聽出對方在談話中的笑意,這是帶著嘲笑意味的句子,但他卻無從反駁,只好以咬住牙齒作為抗議。

「那先寄放在我這,就待你有足夠的能力後再來從我這裡奪回吧。」這是最大的讓步,事實上黑髮的男人也不知道自己有何打算。

「別開玩笑了!」他可沒有多餘的閒暇把時間浪費在這種莫名其妙的事情上。他必須盡快集齊所有屬於他族人的眼睛,然後方能全神貫注地去對付那幫〝蜘蛛〞。不顧肩上剛癒合的傷口又要再次撕裂而開,用左臂支撐著身體並把恢復過來的〝念〞都傾注到右手,一使勁便把具現化出來的鎖鏈直揮向眼前的黑髮男人,然後這樣他才能正視對方的面容。

男人全然感受到他的殺氣,雖然質量不多,因為他還沒完全恢復過來,但卻抱持著相當深不見底的仇恨。可惜男人早已習慣這一切,無論是被人偷襲還是被人所仇恨,他毫不訝異。黑髮的男人就如疾風閃電般,霎時間轉向床上的男子,並一把將揮來的鎖鏈抓住,互相使勁拉扯爭持不下。

「…混帳!」金髮的男子幾乎是要把字狠咬過再吼出來。未恢復完全的瘦削身軀在現眼下更顯實力懸殊。

僵持約兩秒之後,他把〝念〞和殺氣都收回了。認知到目前的局勢不利於自己,這反而使頭腦逐漸清晰起來。雖然他的第六感告訴他:並不能相信對方,但就情況而言,現在更應該休息,而他猜測這就是對方的計劃。只是,他怎樣都猜不透對方的目的。

「…你叫什麼名字?」緊皺眉頭的金髮男子盯著前面黑髮的男人問道。對方沒有立即回答,而是一步步的向他走近。這才是首次,他認真仔細地把純白繃帶下的臉孔刻劃在腦海裡。尤其是那雙深不見底的漆黑,猶如黑洞能把人活吞進去。

剎那間,他察覺到黑髮男人的微笑,以及伴隨著在他內心深處一陣觸電似的悸動,只是他沒有承認。

「庫洛洛。」男人向他伸手示意,代表著一份期待和起步。

「酷拉皮卡。」

溫暖,這是他在疼痛以外的首個感覺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續章視乎心情而定……要當作已完也可以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