束縛.4 (團酷)

四:

正因為稀有而顯得珍貴,才更誘發捕獵者的佔有慾。


「西索,你到底隱瞞了什麼?」被稱為西索的男人身後突然從黑暗中冒出的身影與問句。

「明示?♠」但他沒有在意,看似專注地把玩著手裡的紙牌,臉上依舊掛住一張猜不透的笑容。

「你是認識那個金髮男子的吧?為何要裝作不認識?在計畫什麼對蜘蛛有影響的壞事嗎?」

「誰知道呢~♦」

「如果你做了什麼有損蜘蛛的事,我絕對不會原諒你的。」

問不下去。再問都沒有意義,因為回答的都只是謊言,所以西索才沒有回答的打算。

「瑪奇,為何要用“絕”?♣」

瑪奇亦沒有回應,靜靜的離開房間,令關門聲顯得特別響亮。

「…因為在開始時把底牌翻過來的話,這就太沒趣了〜♥」說話的聲音在這場沈默中散去。


又一日過去,酷拉皮卡發現他身上的傷口已經恢復了八成,表面皮膚就像從未受傷過般平滑,當然亦沒有留下半點疤痕;而裡面的每條筋肉都已完美接駁好了,快速的康復實在是非比尋常的情況。

按照經驗,嚴重的傷口以一般人的筋肉來說,要完全康復都起碼要用兩至三週。假若使用念的話則不一樣了,只是從身體上還感覺到的痛楚,對方並不是擁有癒合能力的類型,最大可能是剛好可以用來接駁筋肉,念能力的副產品。也就是說,這不是酷拉皮卡的能力之一。

「你相信死後的世界嗎?」原本埋首於古書中的庫洛洛突如其來的一句話把酷拉皮卡扯出思緒。

「…為何問這個?」酷拉皮卡有一短暫的瞬間反應不過來,他認為庫洛洛是察覺到他的失神,只是沒有執著於此。

「不用太緊張。我只是隨口問問而已。」庫洛洛隨後露出那張常用的笑臉,如同習慣一般,卻拉開了一層深不見底的厚實隔膜。酷拉皮卡知道這都只是偽裝,正如自己現在表現出的冷靜。

「我不想相信,因為這不存在意義。」酷拉皮卡選擇側過頭去面向牆壁,不願直視庫洛洛。

這是別具意義的,尤其對於已經失去的人。庫洛洛清楚酷拉皮卡的認同,但他沒有當場拆穿。

「這確實是沒有意義,因為逝去的人不會復活,即使在世的人是多麽地渴望。」庫洛洛的說話就像一把利刃,狠狠插中酷拉皮卡的心臟,勾憶各種過去的思念與殘存者的悲傷。

「尤其是,不想被〝他們〞知道那個眼裡已經失去未來,只擁抱著一片復仇的憤怒作為生存食糧的……」

「!夠了!你到底想暗示什麼?」酷拉皮卡猛然回首,而沉穩的聲線傳入他雙耳反問著:「那你又為何無法面對真實呢?」

溫熱的吐息細掃而過酷拉皮卡的皮頰,庫洛洛把酷拉皮卡輕輕地擁入懷裡,一邊撫摸著細幼的金色髮絲。這不經意的溫柔舉動,令酷拉皮卡回憶起他的父親、家人、族人,所有他最愛、最想念的。

他一直忍耐著,不讓眼淚流下來,直至他聽到有人對他說「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」。

最後,酷拉皮卡只是笑了一聲。「我一直都在面對啊。」

庫洛洛沒法直視酷拉皮卡自我嘲諷的苦澀表情,這並不是庫洛洛原本所預計的。這男人早就知道酷拉皮卡是鎖鏈人的身份,因為畢竟他就是旅團的團長,擁有一定程度的分析和推理能力是理所當然的事。只是在庫洛洛的認知當中,鎖鏈人向來是個沉著冷靜、反應敏捷、心思細密的人,但在與日漸增的交流下,他察覺到酷拉皮卡的魯莽、和感情豐富…即使他不太表現出來。

〝不為人知的一面嗎?〞庫洛洛嘗試著另一方式去理解酷拉皮卡,可是他從沒想過自己都一同愈陷愈深…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