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estart .2[Bucky/Steve]

在往後幾年間,Bucky曾不斷地勸阻Steve別再去參加面試。

「怎麼了,Steve?」Bucky在Steve身後,看著他一直都在低頭嘆氣,悶悶不樂的樣子。

「…沒什麼。」能讓Steve不多想回應的事,Bucky只想到一個。

「…為何你還要去那個面試?」Bucky只好一下就把Steve的致命傷道出來,Steve來不及裝作冷靜的樣子,眼神卻先出賣了他。Bucky只好嘆氣回應。

「而你甚至偽造文件了…」「Bucky!」Bucky沒有說下去,就是靜靜地看著Steve那張稍微生氣,卻又欲哭無淚的難過表情。

Bucky其實不想用過分的言語去傷害Steve,但他覺得自己必須阻止Steve。他害怕著眼前這個瘦弱的Steve會哪一天真的步入戰場。因為那是戰爭,不是街巷打鬥,他知道Steve在戰爭中的存活機率很微,而他害怕失去Steve。

但最後,Steve沒有理會,同時感到難過無奈,因為他最希望在這方面得到Bucky的支持,這造成他們之間關係開始疏離。

不過Steve明白Bucky的苦心,所以後來他們之間甚少提起參軍的事。

 

直至1943年春,Bucky已經26歲。

雖然在這些年間,Bucky與Steve愈來愈少見面,但Bucky卻很清楚Steve的去向。

Steve每一至兩年都會參與不同的軍隊體能面試,亦如想像中一樣,沒有一次合格。

但Steve沒有放棄,這是Bucky喜歡他的其中一個地方。

 

另一方面,Bucky知道自己已經無法阻止Steve的意欲,他再也沒有提及,包括自己參軍的事。

即使他放不下家鄉那個Steve,但他還是成為軍人,這樣就可以代替他的那個渴望參軍的Steve。

但Bucky沒想到,一場面試就入選了。

這樣他更無法對Steve說。

 

在離開的前一日,Bucky給那個沒女人緣的小伙子約了兩位女生,給他製造機會。好讓Steve在往後的日子裡不會寂寞。

「我應該一起去的。」Steve在看到Bucky的一身軍裝後,沒有對Bucky一直隱瞞著而生氣,只是覺得自己也應該是一份子,而自己卻連門檻都跨不過去。

「來吧。這是我在這裡的最後一夜。」至少在這晚,Bucky想Steve能留在自己身邊。

並一直祈求著,希望Steve不要做出什麼傻事。

 

……但他偏是做了,但Steve沒有後悔做出這個決定,而他相信Bucky會明白的。

 


 

1943年冬,Bucky再次遇見Steve,而Steve成為了大家的美國隊長。Steve問Bucky會否一同再步入那個地獄,而Bucky答應了,因為從始至終Steve都是那個他最想要保護的人。即使沒有血清使Bucky變得強大和迅速,但他有著一份勇氣和他想保護對方的心。

 

Bucky加入了Steve的小隊後,由於軍營有限,Bucky亦理所當然地與Steve共處同一小軍營下,他們在往後日子裡朝夕相見的機會更多。

 

重遇的當晚,他們都沒有睡意,大腦很雜亂,捉不住思緒。或許是因為摯友重逢太高興,使他們都沒人能完全入睡。

Bucky走到Steve的床邊,Steve的身正背向Bucky,Bucky看不清現在的Steve到底睡著了沒有。

他試著輕輕地喚了一聲,以免真的吵醒對方「Steve……?」

Steve在接受血清後,身體機能都比一般人靈敏,所以即使Bucky說得像自言自語的呢喃,Steve還是聽清楚。

Steve扭動一下身子,轉過來正面的看向Bucky,他留意到Bucky那雙稍微緊握的拳頭,但Steve認為這裡是不存在任何使Bucky值得緊張的事。

「什麼事了,Bucky?」

「Steve,我……有點睡不著,所以來看看你。沒、沒有吵醒你吧?」Bucky無法把視線集中在Steve身上,尤其是當對方上身只穿著一件白色貼身背心,胸腹線條都表露無遺的時候。幸好Bucky背向著光線,Steve沒有看清Bucky正面的表情,只是知道Bucky在低著頭,表現得不好意思的。

「怎麼會呢。」Steve搖頭笑了,並走下床,Bucky下意識地向後退了一步,Steve則把Bucky一手拉過來抱住。

Bucky一時間反應不過來,但他還是回抱Steve,笑著說「我還真是不太習慣現在的你呢。」

Steve語氣溫柔地回應說「你會的。」並感受到Bucky愈抱愈緊,最後更忍不住哭了出來。

「…Bucky?」Steve開始緊張,甚至亂想是否Hydra那幫人對Bucky做了什麼不可磨滅的事…

「…沒什麼。我只是太高興了,Steve。上天能讓我再次見到你…」Bucky邊說邊開始刷掉自己臉上的淚痕,並開起玩笑來「但以你現在的身型,一定穿不下以前的衣服吧。」但Bucky沒有說,他其實有點懷念的。

Steve笑著嘆了一口氣,揉揉Bucky亂糟糟的頭髮。Bucky很喜歡Steve現在的這種笑容,雖然皺起了眉頭,但笑得臉紅紅,眼裡只有他…。

Bucky內心冒出一個奢望,他真想時間能永遠停留在這一刻。

「無論你遇上什麼事,我都會來救你的。」

「這我知道,因為從以前起,你已經是這樣的人。雖然每次到最後都是我在護著你啦。」

「你這混蛋。」話雖如此,但兩人之間都笑得開花似的。

 


 

T.B.C.

 

後記:

抱歉下面那段寫得超曖昧…我都不知遁自己這是冬盾還是冬盾冬……Orz

 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