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estart .4[Bucky/Steve]

在Steve的內心是有著對Bucky的好感,這點他自己也很清楚,但他覺得這並不是情侶間的愛情。

可是滿懷的喜歡早已深埋他們的靈魂間,比呼吸更自然,就像是與生俱來。

如果不是愛情,這又是什麼?

即使Steve在前一晚睡眠不足,但他心底裡很感激血清使體力回復加快,一般人看不出他內心的精神疲憊。他覺得昨晚的事情可能只是自己想多了。

雖然Bucky沒有接受這血清,他需要比Steve稍長一點的時間休息,但作為軍人,他深知守時的重要性。而這天,Bucky卻睡過頭。

在這幾個晚上,Bucky總是做相同的惡夢,他從夢中回憶起自己被敵人捉住時的情形,以及被人綁在硬邦邦的實驗床上進行試驗的過程。而他好不容易在昨晚擺脫了夢魘,卻找來了睡魔,不過Steve沒有怪他,因為大家都累了。

 

Bucky走到戰略研究室去找Steve,而他正一個人默默地看著資料,沒有察覺到Bucky走近他身邊,就自然得像水中的魚。

「Steve?」Bucky的聲音從身後傳來,嚇得Steve幾乎把手中的文件都散落一地。

「Hey,Steve,你用不著被嚇成這個樣子吧。」Steve轉身望向Bucky,對方笑得樂乎乎的繼續說「你不會是把我睡過頭的事告訴了誰吧?」然後皺起眉頭,看似吃了什麼苦澀食物的樣子。

Steve不會這樣做,Bucky這樣說只是想捉弄他一下,為了讓Steve再次露出現在的笑容「怎麼會呢。」

「對了,是有什麼事嗎?」才剛說出口,Steve則覺得自己不問出來比較好…

他看著Bucky臉上的笑容散去,只是低著頭,這是Bucky和他在難以啟齒時共有的小動作。

「Steve,如果,我只是說如果…哪天我無法再走在你身邊,你…」

「Bucky,你知道我不會讓那天出現,更不會容許這種事發生。」Steve帶著堅決的眼神緊抓住Bucky的雙肩,他不知道為何這刻的自己會這樣做,但他就做了。

「所以我只說是如果。」Bucky握著Steve的手,「因為我們不會知道未來是怎麼樣,但即使我無法在你身邊,你要答應我,好好的幸福活下去。」Bucky很少要求過Steve,而這使Steve感到不安。

「我…我答應你。但你也要告訴我,到底發生什麼事了?」把那雙搭在肩膀的手拉開,Bucky總是獨自背負著任何可能傷害Steve的事。因為他覺得,Steve已經背負夠多了。

「…沒什麼大不了的,只是做了個惡夢。」Bucky伸手撫摸Steve的髮絲,試圖去安慰他,告訴他不用緊張。

Bucky的手順著Steve的輪廓線條摸下去,手指擦過耳廓,直到掌心滑至下巴時卡住了。而Bucky的視線停留在那雙紅潤豐厚的嘴唇上。

天啊,在這一刻,Bucky真想用最直接簡單的方式去安撫眼前這個總對他全然信任的Steve,他想親吻這近在眼前的兩片唇瓣,他對Steve的慾望大得連他自己都無法想像。

Bucky不敢確定現在的自己對Steve是否真的只抱持著單純的友情,他很害怕。尤其是眼前的一切對他來說是多麼甜美誘人。

 

「Bucky…」Steve輕聲把Bucky拉回現實,Bucky像是受了驚嚇的立即抽回手。

「我沒事的,真的。」Bucky瞇著眼朝向Steve笑笑,然後轉身離開這個房間。

 

所以他沒有察覺到Steve耳尖的淡紅色。

 


 

這半年間,Bucky一直意識到Peggy對Steve有意思,而Bucky亦認為Peggy是位聰慧、強悍又善解人意的美人,Peggy更在幕後從不止息地給予Steve各種鼓勵和支援。

Bucky很高興Steve能遇到像Peggy這麼好的女人,甚至在Peggy約Steve跳舞的那一晚,Bucky看著Steve的反應和眼神,就知道Steve同時對Peggy抱有好感。Bucky主動對Steve說「放心吧,Pal。我會手把手地教你跳的。」

當時Bucky笑得就像他才是被邀舞的那個。

但在Steve眼中卻浮現出一片濃厚的不協調感。

 

「可能人家已經有別的舞伴呢。」

「但也不會及得上你的。」

「Bucky,這個世界沒有完美的人,而且我跳舞有多差你又不是不知道。」

「但你總是努力,不會放棄,這就足夠。不過我總會是你的後備舞伴,你就別擔心了。」

Steve一時間被Bucky說得語窒了,Bucky總知道如何說些安慰人的話,即使那對Bucky來說是事實。

但Steve從沒打算過要把Bucky看成後備,Bucky在他心目中的地位遠不只此。

Steve無法直接回應Peggy的好感,因為他的內心存在別的事、別的人。

 


 

由於Shmidt(*1)自近幾個月以來被美國隊長連番剿破原本主要遍佈歐洲的各個陣地,他只好把行蹤隱藏起來,別無選擇的轉移陣地位置,這使得美國隊長難以預測Shmidt的位置,雙方一直僵持不下。

偏偏在隊長答應出席Peggy的邀舞那天,軍隊接到有關敵方的最新線報,指Shmidt曾出現於波蘭的西方近普魯士的一個小型陣地裡,作為新的戰略部署及軍隊補給站。提供這項線報的情報兵更附上好幾張運輸至小陣地的補給車和Shmidt出現於小陣地中的照片,上校等人都一致認為這消息的可信度高,只有Bucky對這件事抱持不同看法。

 

「Steve,這不太對勁…」Bucky不排除這可能只是自己的多慮,他私下對Steve交頭接耳地說。

「我明白的,Bucky。但在這個僵持不下的狀況來說,我們需要嘗試突破,無論這是根怎樣的線索。」確實,正如Steve所言,他們已經有一個多月的持久僵持。在己方無法探知敵人的步向之際,又有多少人在這場戰爭中失去自己的性命,想及此,Steve他們一日都不願再拖延。

 

況且,無論Steve要朝向怎樣的目標前進,Bucky都總會留守在他的身邊。

而在接下來的一場戰役,使Steve要重新審視自己對Bucky的感覺。

 


 

T.B.C.

*1:Shmidt,紅骷髏 Red Skull (Johann Shmidt),美國隊長的忠實黑粉。(誤)

詳細: http://marvel.com/universe/Red_Skull_(Johann_Shmidt)

後記:

對不起PEGGY姐姐是全程路人。_(:3」∠)_

吧唧居然還未掉崖………原本真的沒想到會撐這麼久………_(:3」∠)_(按照原定進度,現在已經是半篇冬兵了……)

隊長對吧唧的感情顯然不是愛、也不是戀…而是某些比它更深沉的東西……以致他一直沒有發現。

下回更新開虐。

☆☆☆☆☆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