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estart .5[Bucky/Steve]

事情確實沒有如眾人所想的順利,但當他們察覺到這是個空蕩的圈套時,已經太遲了。

原本Steve在抵達目的地時開始覺得不對勁,因為這裡看上去杳無人煙,完全不似是照片中所看到的模樣。他緊握著盾牌,狠狠地砸毀門鎖,才剛踏進一步,那些破碎的窗口後就突然冒出近五十餘個身影,朝著他們連槍掃射,有數名站在Steve身後的先行士兵來不及反應而倒下了。

 

他們所前去的並不是一個補給站,這是個士兵的訓練場,他們就是活生生的槍靶。

 

這一切就像是被計算過的一樣,顯然那個情報兵是敵方派來的臥底,但現在不是追究責任的時候,他們必須找逃生的方法,即使他們不太願意,但總比盲目地硬碰上去的好多了。

Steve注意到在這個戰場上的兩件事:一方面是敵人不只這五十餘個,Steve聽到有輕微從遠處傳來的機器推動音,他預測將會有一些更壞的情況正等待著他們;另一方面,他留意到一直站在身後的Bucky的右腿側刷過了一槍,他連忙脫下手套並繫於Bucky的右大腿上,粗略地止住出血了。

然而,敵人們分散的身處於至少四層樓以上的位置,地面相距約一個標準足球場的面積(100米-150米),這距離加上Bucky的腳傷,使Steve不能即時把盾拋過去攻擊,他只好用盾替他們兩人擋住以他們為主要目標的子彈,直至他們走到一道厚牆壁後暫時躲起來。敵人的兩台重機槍(MG34和MG42)正不斷集中火力向著他們猛烈進攻,Steve不知道這道近三人身厚度的牆壁還能支撐多久,但他對此並不樂觀。

唯一所幸的是,他們還有一小隊支援兵在後方稍遠的隱蔽處正替他們還擊。Steve不用擔心支援兵的情況,因為他們都是些訓練有素的戰士,而且他們都有著良好的掩護,不易被敵人察覺到他們所身處的位置,所以那些敵人才更集中在Steve和Bucky身上。

Bucky緊靠著牆壁,他清晰地聽到子彈敲打的撞擊聲正愈來愈接近,但他因為右腳的傷使他知道自己跑起來有多困難,不一定逃得出去,現在的他只好放手一搏。

 

「Steve!別管我了,你快找個機會離開吧!」Bucky不能讓Steve受傷,因為他是Steve的槍——

「你知道我不會掉下你的!」說時遲,那時快,那道厚牆被轟破了,飛濺的塵土灰沙和碎石破片正向著他們迎面撲來。

「…可惡!那幫混蛋!」Bucky焦躁地咋舌。

——他是為了保護Steve而活著。

 

Bucky提起步槍還擊,Steve為他用盾牌作掩護。雖然一組的雙排漏夾只有八發,但他沒有浪費掉任何一發,為求每一發都能善用其所,那八發全都是爆頭斃命的。直至退夾時所發出的「乒」一聲,提醒士兵需要重新裝填子彈。

那可來不及換子彈了,Bucky這樣告訴自己。目前敵人只餘下十幾個,Bucky掉下步槍,直接抽出身後的較輕巧的衝鋒槍朝敵人攻擊。雖然衝鋒槍並沒有裝上描準鏡,這使得命中率和速度都下降不少,但最後還是一一解決了。

 

Bucky站起照慣例跟Steve碰碰拳頭,兩人相視而笑。

正當Steve打開通話器說「停止…」但沒來得及說完,Bucky就把他撲倒在地。

Bucky沒有再動,伏在Steve身上的軀體正不斷滲出紅紅的血。

 

「…Bucky!堅持住!」Steve內心被恐懼感佔滿,同時感到異常地憤怒。他輕輕把Bucky抱到一旁安全的位置,二話不說的緊握盾牌直奔向眼前那攻擊了Bucky的三米高鐵甲兵器。那兵器能抵抗一切子彈,所以遠處的狙擊手對它毫髮無傷,但那並不包括美國隊長。

鐵甲兵手提武器,一抹藍光朝Steve直射而去,因接觸盾牌而被折成角。此時,Steve一躍而起,騎上鐵甲兵的雙肩並用拳頭和盾牌連續又揍又砸向鐵甲兵,造成一個窟窿來,但Steve的手都揍出血絲了,可見Dr. Zola最近加班的成果。不過Steve沒有就此放過它,他從身後取出手榴彈,拉開保險鎖然後往士兵的窟窿直投進去。

Steve趕緊逃離鐵甲兵的位置,炸藥使鐵甲兵從內裡炸開,厚重的鐵塊與Steve一同被炸藥的強大衝擊力推開得更遠。同時,遠方的後援士兵趕到,把餘下原本操控鐵甲兵的敵人制服。而Steve則跑回Bucky身邊,把Bucky小心翼翼地抱起帶走。

 

Steve一直低著頭,只對其他同伴說了句「撤退。」

 


Bucky因為救Steve而受傷,雖然敵人沒有射中Steve,但Bucky的左肩卻中彈,失血過多的Bucky一直昏迷了兩天多。幸好的是,即使他氣若游絲,這亦沒有奪去他的性命。而Steve則一直守在他身邊,連休息都只是伏在床邊就算。

即使是旁人一眾都看得十分擔心,不只是擔心Bucky,亦同時擔心著Steve。

 

「多少吃點東西吧,你已經兩天沒有進食了。」

Peggy的聲音從身後傳來,但是Steve沒有回應她。

Steve只是靜靜的低著頭,他清楚大家都在擔心他,正如他在擔心Bucky的心情一樣。

最後Peggy補了說「Steve,別再自責了,這不是Barnes所希望的事。我們除了是你的作戰伙伴,更是你的朋友。」

Peggy不知道Steve有沒有把整句話聽進去,至少她知道前半截對Steve有足夠的影響力。

「謝謝你,Peggy。」Steve依然握住Bucky微溫的手,沒有放開,左手則緊握住當時沾染上Bucky血液的兩隻手套。

 


當Bucky醒來時,映入眼簾的是Steve伏在他身邊,就像年輕時一樣。同時Steve也睡醒了,因為他一直都只在Bucky身邊淺眠。雖然Steve不再有感冒或是病倒,但Bucky看著他一臉疲倦的樣子,就知道Steve一直守在身邊。

「Steve…你這個笨蛋,怎麼不好好休息?」Bucky的語氣裡沒有責怪,更多的是對Steve的擔心,Bucky很清楚Steve會這樣子是由於自己的受傷,他覺得自己的責任更大。

「…Bucky,太好了。」Steve就似是沒有聽見Bucky剛才的問句,他鬆了一口氣並向Bucky伸出雙手捧住對方的臉頰,然後俯身在Bucky的額上給予一個吻。

Bucky的大腦一下子停止了運作,他無法判斷這到底是現實還是一場美夢,假如只是場美夢,他也覺得值得。

「…我知道這技巧很差。」Steve羞澀的笑了,就像是在嘲笑自己剛才的衝動。

Bucky慌忙搖頭,「不不不…這棒極了。」他伸手輕輕抬起Steve的泛紅的臉,直視彼此最真摯的笑容。

他依然是那個Bucky一直以來所認識的Steve,這終於都化解在Bucky內心長達一年或是十多年以來的矛盾。

 

二十多年來,Bucky第一次被內心湧上來的興奮感給沖昏頭腦,他忘記了傷口帶來痛楚的事實,把Steve拉向自己,用唇湊上去吻住彼此。

而這次,Steve回應了他。Bucky覺得,天下間沒有比這更幸福的事了。

 

這絕不是單純從習慣之中衍生而來的。

 


但是,幸福的日子並不長久。

不足一週,他們接到Dr. Zola將會乘坐火車通過雪境的消息。

 

「這麼快又有新消息嗎?」Bucky從後面抱住Steve,頭靠在Steve的肩膀上,偷偷瞄了一眼文件上的內容。

「…是的,但我不打算讓你上陣,你需要更多的休息。」

Bucky貼上Steve的雙手,抓住並與它們緊扣一起。

「Steve,你無需一個人面對,因為我會陪伴你。」

 

 

 

但是,在那場任務之中,Steve跟Bucky的手原本只相距數公分,卻成了上千公尺的距離…

Bucky掉落山崖,Steve內心充斥無盡的痛苦、內疚與自責。

「我想與你一同走到生命的盡頭。」這句在Steve腦海中回響的話語,還有Bucky的聲音…

總想要把最珍惜的放在身邊,曾經沉浸於幸福之中的人,卻來不及思考如何去面對失去。

寒冬冷蝕骨,世間黯然失色。

 

同時,Steve Rogers的所有快樂都消失了。

 


任務結束當晚,沒有慶祝、沒有歡呼、更沒有人見過美國隊長,除了Peggy。

「我知道你想說什麼,我很好。」

Steve不擅長說謊,只要是他身邊的人都會清楚。

「Bucky曾經說過,這雙手除了懂得繪畫、幫他刷鞋子和做曲奇外,更重要的是,它們能…保護大家。」

「而我卻,無法好好地運用它們去保護,我最重視的人。」

Steve沒有流淚,因為淚痕早已乾涸,微微浮腫的雙眼、泛紅的眼眶和鼻尖都清晰可見,但他沒能完全忍得住激動帶來的微微震抖,甚至使他難以完整地說完一句話。

 
他的胸口像是被火車壓著輾過般難受,靈魂則缺失了一塊。

 


T.B.C.

 

後記:

最初設定時,Steve是在80多年來都不知道Bucky的暗戀,而他在睡醒後才發現Bucky一直對他的感情……但大家都想他們早點成事,那就早點成事吧…雖然只成了不足一週。(你還好意思說!)

確實有很多地方都省略了,但大家都能在電影中感受到,官方又那麼大手,我就不寫了。(喂

(原本只打算寫到跳舞的梗,然後直接墜崖成冬兵…真的沒打算寫這麼大段…拖了好久。)

而且冬兵的情節早在上個月就決定好,但拖了這麼久都超不好意思的。Orz

……終於要來了!冬兵!!

(最甜和最虐,只有一線之隔。對不起各位了…但我是不查水錶的。)

然後下回繼續虐。ˊ_>ˋ(幹!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