夢樂章

他閉上眼睛,演奏著似曾相識的樂章。

他總感覺怪怪的,好像缺少了什麼,可是怎樣也記不起。

手指沒有經過思考就擅自動了起來,似是樂譜被刻進骨骼裡般理所當然。

內心被熟悉感所填滿,但他卻更為饑渴。

把樂曲演奏一遍再一遍,也無法找到出口。

已經數不清經歷了多少個日落,他仍坐在鋼琴椅的半邊,獨自演奏著。這次他選擇張開眼睛望向另一半空盪盪的鋼琴椅,他看到了一個幻影,隨之,淚也來不及止住。他找到出口了,就在說出那句熟悉的話的瞬間:おかえり、ナギサ くん。

廣告

犯罪心理驚悚集於一身的片子:Trance

[片尾微獵奇、電影被評為NC17,慎入]
(PO主比較腐,所以評論都有點點腐向 / 不自重,亦從來都沒有自重)
盡量不劇透。

我喜歡思考及分析複雜的人性,從一開始的受害者,到後期的墜落,這種雙臉性正是令人著迷的地方
正如反派並不是為了壞事而使壞,在他使壞的時候,他想著的定必是件好事,因為只有好事才值得做,可能是對他自己,或是對世界而言。

準確說是5月3日,那天我看完了剛上映的TRANCE, 主演是詹一美(James McAvoy)
我必需承認一美才是我整部電影的最大Target(怎麼說得像個變態…)

感言超長啦下收。

繼續閱讀

綠色惡夢:第一章 (錘基)

上天總愛開玩笑。

假若兩人前輩子是對苦命戀人的話,上天會在這輩子給予補償——讓他們這輩子成為家人,理所當然地接受對方給你一輩子的愛,無需再飽受世人的目光,純粹並毫無保留的相愛。

“我搜索、追尋、找遍所有列出的可能性,當我終於找到的時候,他卻以另一種形式再次從我的身邊被帶走了,像是在起跑前就結束比賽一樣。無論歷經多少個冬天,依舊孤寂嚴寒。"

繼續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