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estart .5[Bucky/Steve]

事情確實沒有如眾人所想的順利,但當他們察覺到這是個空蕩的圈套時,已經太遲了。

繼續閱讀

廣告

Restart .3[Bucky/Steve]

Steve從來不主張使用槍枝,無論它是從哪裡來,它最終都是傷害人的武器,他並不希望殺害別人。
但他需要一個在身邊輔助他,給予他多方面支援的人——那就是Bucky,他成為了Steve的槍枝,並代替Steve進行各種暗殺活動。
每當Steve面臨危險前,他就像裝了感應警號一樣,每次都先阻止了。

因為他總是盡最大的努力不讓Steve受到任何傷害。

Bucky則因為Steve在自己身邊而高興,他眼前這個原本弱小的男孩終於能達成夢想,為國家出一分力,為和平與自由而前進。
與此同時,Bucky內心卻有鼓矛盾感,久久沉埋心底。對此,Steve只是察覺到一絲的不協調感,但他找不出源頭,他猜想這是自己多心了。

 

繼續閱讀

束縛.1 (團酷)

前言:

我其實只想寫一篇在人性下對罪的救贖和理性謊言下的各種不歸路。

他是你的敵人,救了他的話,你和你的手足就會有危險,那你還會救他嗎?

在理智和本能下,你所選擇的謊言是否就能一勞永逸?

為何不把他直接殺死?你擁有著這絕對的能力,當中的原因到底是…

背景:團長未遇到酷拉,而酷拉在打算攻擊旅團前先把族人的眼睛收集回來。

柏古依舊被殺,但團長沒被抓住(小傑他們也是),酷拉只認出團長背起髮的樣子。

一切都在謊言底下產生出自我否定的愛與罪。

繼續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