束縛.2 (團酷)

前言:補充一句,大部份的代名詞"他"都是指酷拉皮卡。

   本文以酷拉皮卡視角為主。(但也有例外的情況…)

   男人=團;男子=酷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正文:

把〝這個〞就此還給他的話,就再也沒有留在這裡的理由了吧。

繼續閱讀

廣告

束縛.1 (團酷)

前言:

我其實只想寫一篇在人性下對罪的救贖和理性謊言下的各種不歸路。

他是你的敵人,救了他的話,你和你的手足就會有危險,那你還會救他嗎?

在理智和本能下,你所選擇的謊言是否就能一勞永逸?

為何不把他直接殺死?你擁有著這絕對的能力,當中的原因到底是…

背景:團長未遇到酷拉,而酷拉在打算攻擊旅團前先把族人的眼睛收集回來。

柏古依舊被殺,但團長沒被抓住(小傑他們也是),酷拉只認出團長背起髮的樣子。

一切都在謊言底下產生出自我否定的愛與罪。

繼續閱讀